“我也要去!”周红想都没想:“这么小一个孩子,你们几个男人,我跟着去方便些。”

  周红抱着孩子,梁警官开着车,一行几个人连夜直往成都赶。

  家人终于出现 先找警察反复理论

  到成都已经接近凌晨,夜里的寒风萧瑟。他们冷得直发抖。在门口苦苦等待了一个多小时,阳阳的外公和母亲终于出现了。这时,孩子与母亲分别了已近9小时。但此时,并没有出现所有人期待的相拥而泣的场景。

  妈妈肖女士没有第一时间抱孩子,她一直在跟警官重复孩子打碎杯子和与店家发生争执的经过。而一旁的外公,也没有立即抱孩子,他一直质问警官。

  据当时正在现场采访的某电视台记者的介绍,当时肖女士一直在强调,想给孩子一个教训,然后一直在埋怨店家想要讹钱。

  看到这里,梁警官一行十分生气。但是仍然叮嘱把孩子照顾好。随后他们返回崇州,此时,已是凌晨3点。

  29日下午,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次致电阳阳的母亲肖女士,对方电话一直占线。随后,再次拨打时,已经关机。记者发去短信,截至发稿也未收到回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