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“困人”电梯近六成来自小区|科比扣篮图片

作者:郫县华伟包装厂 来源:www.cdhwms.com 发布时间:2015-08-10 09:32:10
广州“困人”电梯近六成来自小区

[摘要]专家认为广州小区电梯困人事故频发,监管工作并未做到位。

一周以来,湖北荆州、杭州、上海等多地都发生电梯伤人事件,造成截肢甚至死亡的悲剧。电梯频繁伤人,市民们怎么看?小区、商场里的电梯安全吗?市民的安全意识是否有所提高?商场日常是否有对工作人员做相关的电梯安全应急培训?近日,南都记者走访广州市多个小区、商场发现:对于自己小区的电梯什么牌子、保修期有多长、使用情况如何、是否需要进行维修等问题,大多数业主都是“蒙查查”,而这种情况在一些没有业委会的小区尤为严重;多数商场的扶梯都贴有“婴儿车请勿搭乘扶梯”等标志,但实际上婴儿车上扶手电梯却屡见不鲜。

对此,华南和谐社区发展中心主任周活宁认为,广州小区电梯困人事故频发,与维保、监管过程层层脱节有关。最大的漏洞还是出在监管环节上,仍是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状态。他认为,电梯安全隐患检查、电梯零部件市场监管的力度仍有待加强。

另外,广州市质监部门发给南都记者的资料显示,2013年12月至2015年6月期间“电梯困人(3次以上)”的名单中,全市共有8 5家物业上榜。其中,58 .8%的电梯来自小区物业,25 .9%的电梯来自商业场所。而各区上榜名单中,海珠有20家排第一,天河、越秀分别有17家、13家上榜,分列第二、第三。

小区走访

A

白云区金沙洲某大型楼盘电梯直坠,老人小孩有了心理阴影

困梯、下坠、不停层、电梯门失灵、显示灯乱码……在金沙洲彩滨北路某大型楼盘,业主从新楼入住开始,电梯的频繁故障就一直没有消停过。业主们普遍反映,电梯的故障并非个案,“而是在整个楼盘四个花园片区的楼栋都有发生,甚至已经成为了常态。”曾有老大妈因电梯下坠吓得心脏病发心惊胆战入了院,也有孩子被困梯落下了心里阴影,宁可徒步爬上高层。

对于几个月前的坠梯经历,业主张先生至今仍记忆犹新。当时张先生乘坐电梯上楼,去到十几层时,电梯显示灯突然显示码,他还来不及反应,电梯就顿了一下,瞬间急速下坠。当时五六个人在电梯里,连扶着电梯厢壁都没来得及。自由落体一两秒后,电梯快速下坠突然戛然而止,然后,电梯就带着乘客,慢慢地,慢慢地从十几层,滑落到了底。

当电梯停定后,电梯轿厢里没了抽风,只剩下微弱的应急灯。惊出了一身冷汗的业主们,方才敢狂咽口水,喘着大气。在被困了几十分钟后,张先生一行终于等来了维保人员。电梯门被扒开时,他们才知道自己掉落在了负二。由于当时电梯轿厢与地面还要错位了近1米距离,张先生拉着维保的手,爬上地面,腿都软了。“我就住进来了才半年,就被困住了2次,掉过了2次。”张先生对记者说。

如果说下坠对年轻人而言只是受惊一回,那对老人、小孩而言,情况就不太好了。75岁的业主吴伯就曾经历过从5楼一下子坠到了1楼,当时只有他一个人牵着小狗一同乘梯,“我当时有那么一瞬间是脚软吓晕了过去,就听到小狗一直叫一直叫,过了那么几分钟我才爬起来,找紧急按键。”吴伯说,虽然自己身体还算硬朗。但那次的惊吓让他那两天都感觉昏昏沉沉,“听说还有位邻居大妈,就因为下坠受惊,吓得心脏病发了。”而业主王小姐的孩子起码经历过5次电梯故障了,现在只要电梯有一点动静,他都会惊叫。若是其他小朋友一起搭电梯时,有在里面小小地走动,他也会强烈要求他们进电梯后站好别动。看见孩子有了心理阴影,王小姐摇摇头,直言担心,“现在小区电梯的问题实在很严重。”

B

越秀区天字广场“四台电梯,两台罢工,无钱更换”

1996年就建成入住的越秀区天字广场,从3年前开始,已接近使用年限的4台高层电梯频频出现故障。如今,经过一年多的扰攘,在维修资金缺失的情况下只能更换两台新的电梯,而剩余的两台从去年11月起罢工至今。天字广场1-4层为商铺,5-29层为住宅,共有280户住宅业主。这次要更换的电梯主要涉及的是住宅业主。早在多年前更换物管时,小区业主就获悉,天字广场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物业专项维修资金。“因为这个钱是在2003年后才规定要交到市物业专项维修资金管中心,我们小区当年入住,也有交过类似的费用,但由开发商保管”,住户聂小姐介绍,在几年前,开发商破产后,这笔维修资金也不知所终。

近年来,随着电梯老化,不少维修费用都用在了电梯的维修与维护上。2011年,小区通过了筹集维修资金更换电梯的决定。此后,是长达两年多的维修资金筹集。商户认为高层电梯不关自己事,拒绝缴纳维修资金。同时亦有不少业主拒绝缴费,“有些业主说要看到我们换了电梯才肯交维修资金”,最终在去年11月筹集到了70 .5万元。然而,这笔资金仅够更换头两台电梯。

新电梯装好后,许多业主对其质量不满,最终导致业委会解散,物业公司退场。只能由业主组成自管小组收取管理费以支持保安和清洁等费用。而新电梯的维护则交由厂商广日电梯负责,若遇到需要更换零件的情况则从物业管理费中支出。但两台电梯难以满足200多户住户的需求,每到上落班时间,就能看到电梯间排起长龙。住户吴小姐还反映,新电梯曾出现下坠情况,“电梯门一开,发现比楼层地面低了几十厘米”。除此之外,新电梯的内部地板已出现瓷砖松脱的现象,都令居民十分担心。但迟迟未能重新筹建的业委会,让天字广场的电梯更新显得遥遥无期。

C

荔湾区荔港南湾小区

“一个季度,电梯故障超过22次”

去年,在广州市电梯安全运营监控中心公布的数据中,位于荔湾区南岸路的荔港南湾小区,曾在第二季度发生了电梯故障超过22次。电梯事故频发,南都记者今年再次回访,有坊表示,“偶尔还是会被困。”

居住在E19栋的琦姐,作为小区最早期的住户之一,两年前家中的孙子便曾被困电梯近半个小时,“那时孩子只有二年级,出门时突然被困电梯里,按了报警器,但没人来,最后是路过的街坊听到电梯里有人在呼救才帮忙喊来了施工队。”回忆起那次被困事件,琦姐心有余悸,“幸好平时对孩子有进行安全教育,知道一些常识。”据了解,在这次事件后,电梯的情况稍微有所好转,“过去电梯一有事故内部就是漆黑一片,现在,如果突然停止,灯还是亮着的,还会自动开门,就是不会上下运作。”

“电梯到现在还是不时会出现事故,时不时会停一下。”琦姐表示,曾建议过物业方更换电梯,但管理人员以“电梯有做日常维护保养”为由,并未接受。同样在小区居住超过14年的陆婆婆则表示,过去并未有被困过或者遭遇过电梯事故,但对于电梯的一些常识并不是太了解,眼睛不好使。“电梯里的安全标签例如紧急按钮根本看不见,手机也不懂用,真的被困了,就麻烦了。”陆婆婆建议,希望物管可以增加鲜明的安全提醒标示,多进行电梯安全知识普及的活动。

对此,荔港南湾的物业管理方、广州市城启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工程部负责人胡先生介绍,小区里一共有58部电梯,每年都会接受市及省质监部门的检查,并有相关的质检评估证明张贴在电梯间内,“有时是突击检查,之前省质监部门就来突击检查了三次。”对于电梯的安全,小区里请了六位电梯公司的维修人员驻点进行服务,每半个月都会进行一次保养,同时不定时进行巡查,“按照相关规定,电梯发生困人的情况下,抢救人员要在半小时内赶到,不包括救人时间,但在小区里因为有工作人员驻点,半小时内可以把事故解决并把被困人员救出。”

D

海珠区中大教工宿舍

“16年老电梯,是否换掉更安全”

吴小姐自初中一年级搬入园西区的教工宿舍后,16年过去了,那两台老电梯也陪伴了她16年。电梯内部已有过多次的整修:1楼的按钮坏了,装着的是倒转的16楼按钮;奥的斯电梯的服务热线牌也被打上了许多补丁。

“但即使如此,这两台电梯目前还算运行良好”,吴小姐称,在物管入驻后,电梯稳定性比以往好了不少。“曾经试过在6楼突然降到了2楼,吓死人。但有物管后再也没发生过类似情况”,而比较严重的情况是去年电梯门突然关不上被迫停运维修。而自从电梯内装上了电话,住户们都感到安心了不少。但电梯的破旧依然清晰可见。因而也有住户对何时该更换电梯产生疑问。

中大的葆力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称,更换电梯需要通过业委会的同意并非物管能决定的,物管只负责把住户意见转达给电梯公司。目前中大本部教工楼的电梯多为日立和奥的斯两个品牌,都有与对方签订维修协议。一旦遇到问题,会立即呼叫电梯公司的专业人员过来维修,而在物管工程队也有一名取得特种设备作业人员证的技工师傅。“电梯旧未必代表质量不好,定期有检查,住户无需过分担心”。该负责人表示。

在海珠区负责多个楼盘的康景物业经理钟先生介绍,不少楼盘在电梯过了一年的保修期后都会与电梯公司签订维护协议。一旦有紧急情况,电梯内的电话可进行三方通话,住户可通过电话汇报情况,物管会派专业人员去查看,电梯公司的员工也会接到警报。“除此之外,电梯公司每半个月会进行一次定期检查”。先生表示,只要做好日常维护和应急措施,住宅电梯极少发生问题。而有时的电梯故障,可能与住户的错误操作有关,“例如有衣物夹住了电梯门等等,电梯维护需要多方都合作好。”

E

天河区珠江新城某公寓

客梯变“货梯”未组织过应急演练

位于珠江新城的某公寓,用的是商住两用电梯。在A座大堂,记者发现两台电梯中有一台正处于停运状态,电梯门前摆放了维修的标志,并围蔽了起来。旁边的一台处于运作状态,但当乘客按上行按钮时,按钮并没有亮起。在场的物管工作人员表示,“那个电梯的显示器坏了。”

当记者打算从17楼乘坐电梯到1楼,只见一名男子正指挥几名工人把家具搬进电梯,本人则用身体挡住电梯门。电梯足足在17楼停留了两分钟男子随后才进了电梯,关上电梯门。在公寓内开发型工作室的刘先生表示,楼内不少单元被租出去当办公室或者工作室,还有几家经营旅馆的,平时来往的人特别多,电梯使用频率相当高。刘先生没有亲身遭遇困梯,倒是不时会碰到电梯被围起来暂停使用。“是有点不方便,不过好在A座和C座是连通的,维修时还可以分流。”

物管方面表示,电梯每个月进行定期检修,除了定期检修,物管工程部的工作人员上午和下午也会各巡检一次,如发现问题会第一时间通知维保单位,并且停梯配合检查。物管人员坦言,公寓没有组织过电梯应急演练,“因为人员很多,还有外国住客,很难定时间让他们参加。”对于部分住客不文明乘梯行为,物管表示会加强教育宣传。

商场走访

婴儿车乘扶梯屡见不鲜劝阻反被说“多管闲事”

南都记者近日走访了百脑汇、太阳新天地等商场,发现商场内的手扶电梯都设有紧急按钮。但大部分市民却不清楚紧急按钮的具体位置,甚至有的还不知道紧急按钮的存在。

多数商场都有安全标识

记者前天在百脑汇电脑城一楼看到,该商场每个手扶电梯的出入口处都贴有“扶梯乘坐安全须知”以及电梯检验标志,夹角处还设置了“小心碰头”的警示标志。不过,记者在一楼发现,一楼至二楼的下行电梯已经停止运行,但旁边没有放置任何警示标识,仍有乘客步行上下扶梯。

另外,尽管记者走访的多数手扶电梯上都贴有“婴儿车请勿搭乘扶梯”等标志,但实际上婴儿车上扶手电梯却屡见不鲜。“平时看到别人也是这样推上来的,还真不知道有这个规定呢。”市民先生表示。正佳广场一工作人员表示,顾客推婴儿车上扶梯,他们也很难及时进行阻止,“有些人还会说你多嘴,多管闲事。”

近期对员工做内部培训

广州各大商场的电梯是如何维护的?太阳新天地购物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,商场每日开门营业前都对电梯进行例检,保证设备正常运行。“每周一小检,每月一中检,季度审、年审之类的大检查也会做到足。”该负责人介绍,商场工程部有专业持证上岗的技工,还有两名电梯公司的维保人员驻场,随时应对紧急状况,而商场一线工作人员每月都有内部培训以及事故案例的分析研讨。湖北电梯吃人事故发生后,商场更是展开紧急专项培训课,加强全体员工的安全意识,日后还会考虑增加应急演练。

天河城回应称,商场物业有《购物中心电梯突发事故应急处理预案》,每年会进行一次电梯突发事故应急救援演练。同时每日天河城专业电梯工程师早中两班进行巡检,专业电梯维保公司工作人员每天24小时驻场等。至于应急预案和巡检具体内容,天河城并未透露更多。相比天河城,万菱汇也有维保公司进行24小时驻场维保。太古汇有自动扶梯122台,是三家商场中数量最多的。它的日常巡检频率不少于每天三次,共6位员工取得电梯安全管理证。在维保单位进行维保过程中,太古汇会有电梯技术员对其进行不定期的检查,每份保养记录需要有电梯主任进行确认,电梯工程师会进行抽检。

专家说法

小区物管多“包干制”电梯维保容易“走过场”

华南和谐社区发展中心主任周活宁认为,广州小区电梯困人事故频发,与维保、监管过程层层脱节有关。首先,对于自己小区的电梯什么牌子、保修期有多长、使用情况如何、是否需要进行维修等问题,大多数业主都是“蒙查查”,而这种情况在一些没有业委会的小区尤为严重。

小区一般由物管代表业主选聘电梯维保单位,而大多数小区的物管采取的是“包干制”,聘请维保公司的费用是从物管费中扣除。为了减少成本开支,不少物管公司想尽办法压缩电梯维保费用。费用一少,直接打击电梯维保单位在维护保养方面的积极性,电梯维保工作便很容易变成“走过场”。

周活宁表示,最大的漏洞还是出在监管环节上。他介绍,特种设备检验部门每年都向电梯权属人收取电梯年检费,每台1000元至几千元不等,但实际上监管工作并未做到位,仍是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状态。他认为,电梯安全隐患查处、电梯零部件市场监管的力度仍有待加强。

释疑

日本电梯安全性能更高?

昨日,微博网友“徐静波微博”在网上上传了一些日本扶梯维修现场图片。网友现场采访电梯维修工。“人夹住时电梯会停吗?”维修工表示,“衣服夹住都会停。”再看电梯内部图片,也没有可以让人掉下去的空间。“为啥中日电梯设计理念会不一样呢?”该网友质疑。维修工称,“电梯最贵的不是电梯本身,而是各种辅助的安全装置。”这一微博引发网友热议。

广州电梯专家表示,从微博图片来看,该电梯属于矩形结构。图片中显示的电梯内部图片,长方形的箱子是个控制箱,控制箱里没有旋转部件,所以人即使掉下去也最多是擦伤。而真正会把人卷进去的,是图片中盖板打开后黄色的边和铁梁之间。因为随着梯级向下运动,会有一个拉扯力。至于会不会把整个人卷进去,则要看力度有多大和机器锋利程度。如果是锋利的刀,一下就会切断。但如果是钝刀,至少能夹到大腿。在十多年前,广州曾发生过,电梯梯级与围裙板之间,仅四毫米的缝隙,把6岁孩子的小腿给卷进去的事故。

至于帖中所说的“衣服夹住都会停”,该专家表示,一部扶梯通常有几十个安全保护开关,所有的安全保护开关,除了紧急按钮和扶手带保护开关,其它都是内置的。当一定的动作产生时,它才会起作用。扶梯的每一个安全保护开关都是为了保护某种固件或行为,并不是全是保护乘客安全,“只有在遵守一定规则的前提下,才会保证安全”。“我们的国标大部分引用的是欧洲标准,凡是国标写的都是最低要求,一般厂家从成本角度考虑,不会高于最低要求。也不排除日本本国法规,会特别要求装一些开关或者保护装置。”

06-08版

统筹:陈养凯黄雅熙

采写:南都记者郑雨楠 李健 夏嘉文 叶孜文 黄雅熙 杨婷 冯宙 峰邹卫 实习生 邢真真

(南方都市报)


  • 上一篇:拉投票、攒人气,“面子”给不过来|警校校花
  • 下一篇:八大危险水域发布 到江边戏水注意安全|mh17航线